高龄助孕官网

北京医院挂号难调查:老百姓到大医院看病才放心

发布时间:2021-12-07 07:20作者:高龄助孕官网

  在一些大中城市的大医院,“看病难,挂号难,挂专家号尤其难”的现象让不少患者叫苦不迭。年年喊,年年找原因,医院不断出新招缓解,还是难。究竟难在哪?如何根治挂号难?近日新华网记者走进北京市同仁医院,微观北京市大医院挂号难。

  两三天挂不上号,专家号资源稀缺

  “早晨快7点到医院,排了近一小时也没挂上号,专家号普通号都挂没了。”刘女士皱着眉头,不停地擦着脸上的汗唠叨着。家住北京郊区的张女士趁女儿暑假,专程带女儿到同仁医院眼科做眼睛屈光矫正。知道挂号难,早晨5点多就出门的她还是没能如愿看上病。

  在同仁医院,每天有很多患者和刘女士一样,为了能挂上号,起早贪黑,有外地患者半夜12点就到医院等着挂号。

  北京市同仁医院是全国眼科与耳鼻喉科比较权威的医院,70%患者来自外地,日均门诊量5000多人次,每逢寒暑假就诊高峰期,患者达到日均9000多人次,今年暑期仅眼科患者达到日均3988人次。

  到同仁医院看病的邹先生对挂号难颇有感触。邹先生来自河南驻马店市,他的妈妈患有老年白内障,虽算不上疑难杂症,但还是希望到同仁医院找专家看看以求放心。但挂号难住了邹先生。“排了两三天,每天四、五点钟就来,一直没挂上,我前面排的五六个人都没挂上,太难挂了。没办法花了200块从号贩子那买了专家号,折腾了一圈发现号不对。只能再来挂。”靠在挂号处外的岗亭边上,邹先生不停地向记者述说挂号种种难。

  患者一直为挂不上号焦虑。年年说的挂号难难在哪?同仁医院挂号面临怎样的囧境?

  北京市同仁医院院长伍冀湘告诉记者,挂号难主要难在专家号。“挂号难是挂大医院、大专家难。同仁医院的难是因为在它在全国医院中属于较突出的医院,患者大部分来自外地,其中眼科2/3以上都是外地患者,医院办公面积有限、医生有限,科室环境有限,而患者涌到同仁医院,都为了挂专家,同仁医院专家号成为稀缺资源,挂号就会难。”

  “挂号难我们也不排除有号贩子活动现象,同仁医院每年都会对号贩子进行重点打击,与号贩子斗智斗勇,但打击之后,他们还会再出现,这是社会问题,也不是同仁医院自身能够解决,我们只能通过预约挂号等管理形式,限制号贩子。”伍冀湘说。

  患者大病小病涌向大医院,就医体制导致挂号难

  为缓解挂号难,2009年与2011年,北京市分别开通了114电话与网络预约挂号服务。据统计,到2011年,每天大概已有7000至8000人次通过114成功预约挂号。为了限制号贩子,开通的网络平台对预约者实行实名身份信息绑定,同一患者在平台上的预约总量每天最多两次,一周禁超3次。即使如此,还是难缓解挂号难。

  同仁医院采访中,记者遇到一位为了给妈妈治眼睛,不停奔波在挂号路上的女孩。 “我们在老家看过,医生也说没问题, 还不放心,在同仁医院来回跑了几次都挂不上,每天晚上在网上预约挂号挂到12点,尝试各种各样方法挂了半个多月都挂不上,我只希望专家能够给我5分钟时间,帮我妈妈看看病,我就放心了。” 女孩说着流下了眼泪。

  在同仁医院患者较多的眼科,共有医师、副主任医师176位,主任医师仅5位,正常情况下,一位医生一天看15至20位患者,但在同仁医院,有的专家一天需要看100多位患者,即使如此也无法满足所有患者需求。

  眼肌科专家付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每天从早晨8点多上班,1小时看10位患者,平均1分钟看5至6位,半天要看40位患者,算上加号的患者,一天下来至少要看七八十位患者,仅有中午不到半小时能吃点饭缓一下。“患者着急,我们也尽量为患者考虑,可有时精力真是有限,看多了身体也受不了。”

  伍冀湘坦言:“解决挂号难不能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。要知道挂号难的症结在哪。体制不改变,模式不改变,只是增加医院建筑,增加医生,很难完全缓解挂号难。”他认为,“要想根治挂号难,仅有一些缓解措施远远不够,要从根本上解决挂号难,在顶层设计方面,应让更多患者到基层看病,形成层级就诊的机制。”

  需求是刚性,医院患者都改变才能缓解挂号难

  2012年,北京市启动公立医院医药分开改革试点,增收40元、60元、100元不等的医事服务费是其中一项改革内容,在提高医生劳动价值之外也期望通过不同诊疗价格,缓解挂号难。12月1日,同仁医院作为第三批试点医院,为缓解有可能增加的门诊量,增加了20%的普通号源。与此同时,北京市医院管理局也尝试在有的试点医院建立医疗联合体,形成分级就诊制度。这种方法是缓解挂号难否真的有效?

  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局长封国生告诉记者:“挂号难难在专科特色突出的医院,通过层级就诊、医疗联合体与医疗联盟,形成社区与大医院分级诊疗,一些常见病等转至社区医院,专家资源可以更好利用,也有更多时间服务于疑难杂症患者的救治。”

  “在一些国家有 守门员制度 ,一般老百姓有病先看社区与私人医生,但现在我国老百姓都涌到大医院看了才放心,造成大医院医疗资源紧张。引导患者改变就医理念,就目前现状,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缓解患者看病难。”伍冀湘说。

  挂号难是长期以来因为医疗体制、就医理念遗留下的诟病。患者希望到医院看病不用等着挂号、等着候诊,但相关专家认为目前就医现状不可能很快彻底根治看病难、挂号难,必须从医疗体制、医疗人才建设上不断改革,才能缓解看病难的现象。

  “现在就医现状老百姓看病需求是刚性的,挂号难一定时期还会存在,要根治,从医院管理角度是要提高服务效率,弹性排班增加专家出诊次数,另外患者要改变就诊模式,当地医院有专科特色强的医院完全可以在当地就诊,如果一定要到大城市大医院看病,要采取预约方式,缓解在现场挂号难、看病难,也改变了就医环境。”封国生说。

标签: